有公司请宁波一位女大学生去做不用上班的“法定代表人”真相太可怕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gspd.com/,南安普顿

姑娘卢某是宁波某高校的在校学生,2018年,经朋友介绍到A家政公司做兼职。家政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余某告诉卢某,她的兼职任务就是当公司法定代表人,不需要坐班,作为报酬,公司为她缴纳社保,余某还强调这份兼职没有风险。

两年前,面对原先的法定代表人信誓旦旦“绝对没风险”,卢某心动了,随后她就成为了这家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持有该公司100%股份,但卢某从未实际参与过公司经营。

2020年疫情期间,余某告知卢某公司经营不善,让她将公司注销。4月,卢某前往市场监督部门注销了该公司。两个月后,卢某竟收到一张法院传票,得知自己成了被告,起诉她的是月嫂马某。

2019年3月,马某与该家政公司签订了《月嫂服务合作协议》,约定马某以住家方式为公司推荐的客户提供母婴护理服务,服务期限为2个月,报酬为每月15000元。马某为客户提供了母婴护理服务,但家政公司仅向其支付了10000元报酬。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司法解释》(二)第二十条规定:“公司未经依法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股东或者第三人在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时承诺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因此,卢某作为家政公司的投资人,应承担A家政公司对月嫂马某所负的债务。

最后,宁波市海曙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月嫂马某要求家政公司支付报酬20000元的诉请,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因家政公司于2020年4月

法官说,司法实践中,还有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刚进公司就被领导安排担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最后公司欠债、老板卷款跑路,挂名法定代表人便成了“背锅侠”。后果呢?“背锅侠”们轻则承担民事责任;重则进入失信黑名单,被限制出境或限制高消费;如果公司存在违法违纪的情况,可能还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